子夜的優秀讀書筆記4篇

時間:2020-03-09 推薦訪問:讀書筆記

子夜的優秀讀書筆記1

  《子夜》是一部一直以來充滿爭議的作品,但肯定和贊揚的聲音始終占據主流,作品為讀者們淋漓盡致地展示了當時的社會背景和都市生活,引人深思。

  作品開篇是一段景色描寫,為下面一系列的人物出場作鋪墊,紫臉多皰的吳蓀甫、封建腐朽的吳老太爺更是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結尾更是匠心獨運,整體結構宏偉嚴密。

  民族工業資本家吳蓀甫和買辦金融資本家趙伯韜之間的矛盾和斗爭是貫穿《子夜》全書的主線,反映了三十年代中國半殖半封社會的全貌。吳蓀甫就像一個永不知疲倦的戰士,戰斗在民族工業的第一線,與趙伯韜勾心斗角;使勁渾身解數平息罷工;吞并其他小廠來擴大自己工廠的規模。只可惜他生不逢時,帝國主義國家的侵略、半殖半封的社會背景扼殺了民族工業,雖已力挽狂瀾,卻只能以失敗告終,這不是吳蓀甫一個人的失敗,更是當時國家和社會的失敗和悲哀。然而吳蓀甫也是一個血腥的剝削者,克扣工人工資,榨取工人的剩余價值,吳蓀甫人性惡劣和冷酷無情的一面可見一斑,因此,吳蓀甫形象的評價一直都是毀譽參半的。但無論怎樣,吳蓀甫也算是有魄力、有手段,是那個時代的民族英雄。

  此外,我認為,《子夜》最值得稱頌的是刻畫了各賦性格特色的都市現代環境中的女性形象。林佩瑤是眾多女性中最豐滿的,她憧憬著浪漫偉大的愛情,然而現實生活中,她的丈夫吳蓀甫卻是汲汲于功力的資本家的特性,她所期盼的浪漫和詩意都不屬于這個家庭,雖表面接收了現代文明,實則卻只能默默反抗。愛情是林佩瑤的全部,而吳蓀甫卻把全部心力獻給了他的事業,沒有給妻子必要的關心,面對初戀情人雷鳴,寂寞的心再次燃起熱情的火花,卻也使她背上了沉重的負罪感,然而對于丈夫的不忠卻當做理所當然。林佩瑤活在這種精神痛苦中,更是在寂寞和愧疚中煎熬著,可以說,林少奶奶的一生是悲劇的,是一種生活在優越的環境中精神上的悲哀,她的人生讓人憐惜,可悲可嘆。

  四小姐惠芳是最能體現封建文明與都市文明碰撞和沖突的女性形象。在父親吳老太爺嚴厲的管教下,“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男女授受不親”等封建思想更是禁錮著惠芳,支配著她的思想和行動。當走進這個物欲橫流、光怪陸離的

  大上海,舊有的價值觀受到強烈的沖擊,地位雖然顯赫,卻與都市人之間存在這隔閡,四小姐就這樣孤獨悲哀地在夾縫中生存,精神上的矛盾讓她產生了臆想。心中雖希望去追逐愛情,但禁欲思想時刻牽制著她,內心軟弱的她只能學著死去的老太爺的樣子,捧起《太上感應篇》潛心修行,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最后也算是有一個比較光明的結局,離開吳公館,追求新的自由天地。

  這些女性的愛情與人生比起主角吳蓀甫和趙伯韜及其斗爭并不是主要的和完整的,但每個女性都帶有理想的色彩,形象的豐富,從中可以看出作者對一類女性的欣賞。

  《子夜》整體上顯現出一種浪漫與頹廢、真實與虛無的交織,也是展現了一定歷史時期的歷史性巨作,《子夜》的誕生更是顯示了無產階級文學的不可戰勝。

子夜的優秀讀書筆記2

  《子夜》之于我是一位老友。就拿小說里的那位叫李玉亭的博士來說,他的名字和我的同音,每每有他的出場,我都要睜大了眼睛仔細瞧瞧他的言行。這本書時常有討論金融、股票、銀行、工廠的情節,在老爸老媽給我的金融常識掃盲之后,我便對人物之間的利益爭奪有了初步的認識,頗帶玩味地圍觀這場金融市場上的生存野戰。人物方面,既有吳蓀甫、趙伯韜這樣的風云人物,又有林佩珊、范博文、張素素、李玉亭等青年。時而圍觀工廠老板、金融巨頭的會議,時而圍觀青年小姐們的談論,這真是一出好戲。看著這樣一本書,的確像是遇到了親切的朋友。

  在我看來,二十世紀的的確確是個絕好的世紀。且先放下戰爭與給人民帶來的苦難,瞧瞧那個時代,舊的未去,新的已來,封建、舊民主、新民主的摻雜,地主、農民、資本家、工人的紛爭,任何兩個事物之間的碰撞都十分有意思。

  比如小說開篇就寫道:吳家老太爺剛從鄉下到上海就過世了。他坐著汽車穿過繁華的街市,看見許多封建思想所不能容忍的開放與自由,被猛烈的新時代氣息重重地壓得透不過氣,竟就這樣死去了。臨死前他還緊緊握著一本帶著封建迷信色彩的《太上感應篇》。青年范博文說:“老太爺那二十多年足不窺戶的生活簡直是不折不扣的墳墓生活。”其他青年也贊同老太爺已經是一具僵尸。可見,封建思想和民主思想的矛盾十分突出。

  再比如本該氣氛低沉的老太爺葬禮,竟然摻雜著那么多復雜的交際。來者皆打著吊唁的旗號,要么是商討利益,要么是湊熱鬧與人談天。老太爺過世的作用不是讓讀者感到悲傷,而是要從這個葬禮上的交際引出下面的故事罷了。

  還有資本家和工人之間的矛盾。工廠老板吳蓀甫和工人之間的矛盾十分激烈,這和《雷雨》里周樸園與工人之間的矛盾類似。

  至于那位李玉亭,他是一個博士,在這篇小說里雖不是主人公,但跟主人公的關系密切。他是主人公吳蓀甫的表妹張素素的戀人,又是吳蓀甫的合作伙伴兼競爭對手趙伯韜的軍師。所以李玉亭便是吳家公館的常客。雖然他與我的名字同音,但經過深入的了解,他的形象和性格漸漸突出,這個名字便回歸成他的代號,而不再讓我聯想起自己。盡管如此,他的出場都會讓我眼前一亮,噢,我的老朋友。

  讀小說不像是讀詩和散文,讓人挑得出的好句子不常有,但合上書本時,讓人回味無窮的情節倒是久久印在腦海里,像是真的去過什么地方,見到了什么人一樣。我常常在喜歡的句子下面畫線,但小說里劃線的句子很少,更多的是暢暢快快地讀完,少有停留。

  要說感受,倒也沒什么感受,只是像看完一場電影般,沉浸在故事里罷了。

子夜的優秀讀書筆記3

  三十年代初期的中國危機四伏。做為三十年代左翼文藝的巨大成就──《子夜》,讓我們看到了作者茅盾所開創的新的文學范式,歷史性的巨大內容,宏偉的結構,客觀的敘述,以及不斷創造時代典型人物的努力。

  1929年底,世界范圍內的經濟危機波及我國上海及其沿海城市,民族工業開始凋零,過內南北軍閥戰爭,在此期間,中國紅軍得到了迅速的發展,思想文化戰線上也開始了關于中國社會的討論,作者茅盾在這樣的背景下創作《子夜》,使其作品中的故事,人物更加生動,真實。作品中的三條線索,吳蓀蒲與趙伯韜的斗爭、工廠的工人罷工、雙橋鎮的農民運動同時展開,情節交錯發展,這種蛛網式的密集結構,成功的塑造了作品的核心人物──吳蓀蒲。

  吳蓀蒲這一人物在塑造上并不是平白直敘,而是通過其他的人物的襯托更加生動形象,如杜竹齋的優柔寡斷,謹小慎微,襯托出了吳蓀蒲的果斷和魄力,唐云山對經營管理的無能和外行,襯托出了吳蓀蒲的手腕和才干,就連他的妻子和兄弟等人的性格,也分別襯托出了吳蓀蒲的冷酷和專橫。這種藝術表現,收到了畫龍點睛,以一當十的藝術效果,吳蓀蒲的心狠手辣,為轉嫁經濟危機,他拼命壓迫,剝削工人,就連他的妻子也說:“你這人真毒”,而他又有虛弱頹廢的一面,如冷靜與暴躁的性格,文中寫到一些企業家在議論組織自己的金融公司時,對吳蓀蒲有這樣的描寫:

  “吳蓀蒲不先發表意見,聽任唐云山在那里夸夸其談,眼前這幾位實業家的資力和才干,吳蓀蒲是一目了然,單靠這幾個人辦不出什么大事,但對于自己,吳蓀蒲從不妄自菲薄。有他自己加進去,那情形就自然不同了,他有手段把中材調弄成上駟之才,就不知道眼前這幾個人把他當首領擁戴起來,這么著在那里商量的吳蓀蒲就運動起他尖利的眼光觀察各人的神色……”

  頑強與脆弱的性格。當他被手無寸鐵的女工包圍時,文中這樣寫到:嚇得“噗噗的心跳”,直到回到家不久,臉色還是有時鐵青,有時紅,有時白。對于求實與迷信的性格。吳蓀蒲認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在事業窮途末路時,有追求感官的刺激,如逛“秘密艷窯”,一反過去的求實精神,這正描寫了他正經與荒唐的性格。他鼓勵同伴反趙的決心,說道:“我們好比打仗,前后都是敵人,日本人開在上海的那些工廠是我們當前的敵人,老趙是我們背后的敵人,總得打敗了身前身后的敵人,然后我們的腳跟才能站得穩”。這描寫了他剛強自信的性格,他發起了為交際花徐曼麗祝壽的蒲江夜游活動,企圖在追求強烈新奇刺激中排解苦悶,這正描寫了他軟弱空虛的性格。

  同時,作者通過作品,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兩重性,也在吳蓀蒲身上表現得十分鮮明。他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買辦資產階級不滿,但又和他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對工農紅軍和人民群眾則極端的恐懼和仇恨,他不滿蔣的苛捐雜稅,軍閥戰爭,但他有依靠軍警來鎮壓工人運動,農民運動。他不滿帝國主義對中國經濟的侵略,但他還是把八個工廠頂給了外國的洋行,會社,擴大了帝國主義在中國的經濟勢力。他敢于和買辦資產階級斗法,但為了“利”也曾和趙伯韜合作搞公債投機,他不滿軍閥戰爭影響他工廠產品的銷路,但他有想利用軍閥戰爭做公債投機市場,這種復雜的矛盾的性格,正是封建半殖民地民族資產階級兩重性的表現。

  就是這樣一個人物,通讀作品,讓讀者對吳蓀蒲這一主人公有一全面的認識,首先吳蓀蒲不是普通的民族資本家,而是上海工業界的大亨,具有雄厚的財力,經營著巨大的裕華絲廠,并在家鄉雙橋鎮開設電廠,米廠,布店,錢莊,建立了一個有他操控的“雙橋王國”。

  他有才干,曾留學歐美,懂得一套資本主義企業管理的學問和本領,并且具有冒險精神,他并非目光短淺,謹小慎微之輩,而是有著發展民族工業的雄心,他要和中國市場的外貨競爭。夢想有一天,在他的控制下,高大的煙囪如林,在吐黑煙,輪船在乘風破浪,汽車在駛過原野。他的許多工廠的商品銷行全國,深入窮鄉僻壤,這是一副極其美妙的資本主義王國的圖景。裕華絲廠,“雙橋王國”還不足以施展他的宏圖,可見他是雄心勃勃的,后來他和交通運輸業資本家孫吉人,礦業資本家王和莆建立起了三駕馬車式的資本主義托拉斯組織──兼辦實業和金融的益中信托公司。

  作者由此為吳蓀蒲設置了一個更為廣闊的活動天地,也由此,吳蓀蒲和其他資產階級,和買辦資產階級以及工人的尖銳矛盾和復雜的關系中,他的雄心,以及他所希望中的資本主義工業王國,隨著情節的發展,也變成了一中傳說,一種記憶。留給讀者的是他發展民族工業的雄心氣魄,還是在此過程中付出的奮斗,掙扎以至破產的命運?我想兩者皆有,從發展工業到失敗破產,他的身上都貫穿著一種悲壯性,而這種悲壯性反映在作品中,有給讀者回答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帝國主義統治下,中國民族工業永遠得不到發展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中國永遠走不上發展資本主義的道路。同時,也揭示了其作品更深的主題:中國并沒有走向資本主義道路,中國在帝國主義壓迫下,是更加殖民地化了。而這一切,與作者社會科學家的氣質和寫作的理性分析分不開的。

  總之,《子夜》是30年代初期中國社會的一副巨大的畫卷,其氣魄之大,人物之多,線索之繁,尤其是對吳蓀蒲這位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典型人物的塑造,真是讓人嘆服。

子夜的優秀讀書筆記4

  寫成于20世紀30年代初的《子夜》,詩作家矛盾對己所處時代城市內部的變動與新生所展開的全方位描繪,它“包羅萬象的任務和事件之大之廣,乃近代中國小說少見的”。這其中,內外交迫的民族資產階級與依仗外權的買辦資產階級的較量,農民的破產和工人的抗爭,工商業的若內強食,知識分子的苦悶與迷惘,都在民族資本家吳蓀甫的悲劇這一條主線上展開。

  小說人物吳蓀甫的性格是多質的,處在多方面的社會關系和利益關系中,他呈現出各種矛盾和反逆的情態。不同于沒落地主階層的吳老太爺,他是現代社會中剛毅、果敢、有膽略、有魄力的民族資產階級新人。他抵制外國資本的侵襲,在買辦資本家趙伯韜的要挾利誘面前不失膽色,機緣到來的時候,他不擇手段地侵濁弱小資本家的產業,對付工人,他軟硬兼施,竭盡所能的剝削工人,鎮壓工人。家庭生活中,他又是冷漠、專斷和狂躁的。吳蓀甫是詩強悍的,也是虛弱的,在他剛愎自用的氣概下掩蓋的是那紛亂惶惑,躁動不安的靈魂,積貧積弱并不斷受到外來資本擠壓的中國民族工業的生長環境,使吳蓀的才能無法施展,他不能不感到自己政治、經濟上的軟弱無力,這種軟弱性是吳蓀甫潛在的個人性格的弱點,也是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兩面性所致。

  在《子夜》這部書中,許多事態情節平行共識,多線紛呈。交易商公債的起落消長,詩貫通始終的一條主線,還有知識分子和女性群體的線索、工人運動和農民運動的線索。盡管對農運的描繪在全書中有些游離,但是這些不同的敘述脈絡無意使整體布局張弛有致,錯落有序。

  就語言風格來看,《子夜》長于對人物和場面的工筆描畫,客觀細致的情狀抒寫同深入的剖析融合起來,起伏跌宕,舒緩有節,獨居才情。

作文投稿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